简介

东晋北府一丘八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144章 细说邪道控人术
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架下一章

朱超石咬了咬牙:“又是测试?”

卢兰香微微一笑:“不错,如果在女人身上可以轻易失节的人,神教是不会真正信任的,你舱里的这些民兵,都没过女人关,老实说,我的女弟子们在出发前都跟他们交合过,然后都给他们布置了任务,说她们是不得已给神教绑架,想要逃脱,要他们趁机劫持你去投靠何无忌,回归晋军,救出她们这些女子,刚才我出手之前,他们都准备这样做了,这就是他们死的理由,现在,你明白了吗?”

朱超石叹了口气:“这种测试,有几人能通过?刚才我若是陷入你的美色中,只怕你会当场杀了我吗?”

卢兰香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:“是的,威武可以屈,女色可以淫的人,从来不是神教可以信任的,为了性命和女人,财富,他们可以抛弃一切,这样的人怎么能同生共死呢?”

朱超石冷笑道:“我就不信,你们天师道的所有弟子都是这样挑选出来的,不信只有这样才可能得到信任。”

卢兰香微微一笑:“现在你是真正的自己人了,你应该说,我们天师道。石头兄弟,以后你在我们这里,会是这个称呼了。”

朱超石有些意外:“不是要道号,梦懿吗?”

卢兰香摇了摇头:“叫道号的不会是真正的自己人,就象你们北府军里,是叫小名,小字亲近,还是叫大名,叫军职是自己人?你跟刘裕他们如果只是叫刘车骑,朱将军这些,还是跟寄奴,小石头这些来的来的关系好?”

朱超石的脸色一变:“你们居然知道我在军中的浑号。”

卢兰香点了点头:“你的这些底细,我们神教中早就掌握了,毕竟是我们看重的人,放心,现在是自己人了,以后我们也会叫你小石头,在我这里,叫你一声石头哥,可好?”

朱超石咬了咬牙:“你可是三教主,这样叫我不太好吧。”

卢兰香笑着摆了摆手:“叫浑号就没什么高低之分了,难不成,你要我叫你宝贝儿?”

朱超石的脸微微一红,怕她又是接下来骚话段子一起来,连忙打住,他扭头一看前方,只见北府军的黄龙战舰,以过江龙号为首,已经超过了刚才沉船的那些地方,进到了潜龙战船一线,两边仍然是弓石互掷,但离这里,已经越来越近,不到五百步了,他眉头一皱:“现在怎么办,要先撤…………”

卢兰香摆了摆手:“不急,今天是难得的机会,你想问的,我可以一次回答完,过了这次,也许我不会再跟你透露神教的秘密了。”

朱超石的心中一动,说道:“那你刚才说的取得信任,到底是什么意思,神教有多少人是可以这样喊浑号托以生死的,有多少人只是名义上的弟子?”

卢兰香的眼中冷芒一闪:“最早的自己兄弟,是前前任孙泰教主被杀之后,逃到海岛之上的一千多弟子,神教遭遇大难,很多平时的信徒都不敢再与我们来往,怕受牵连,只有这一千多人,那是抛家舍业,九死无悔地跟我们走了,这些人,才是真正忠诚的信徒,也是神教的起兵核心。”

朱超石长舒了一口气,心中暗道,这不就是原来在北府时一直说的三吴老贼吗,也确实是多年的劲敌,看来,这天师道中也是分三六九等人,只有最早的那批才是起家核心哪。

卢兰香继续说道:“后来我们得到高人相助,利用晋室内部争权夺利,压制北府军的机会,暗中回到吴地联络昔日信徒,并借着司马元显要在吴地征兵的机会,让很多人跟随我们起事建义。这批起事的,大约有六七万信徒,忠诚可靠,但他们绝大多数还做不到抛家舍业,跟我们同生共死,所以,可以作为军队中坚,但不可作为完全依赖的老兄弟。”

朱超石的眉头一皱:“然后那些攻州占县时俘虏的官军,抓来的民夫,你们就让他们去杀不肯投降的人,把那些世家子弟和州县官员剁成肉酱逼他们生吃,以这种方式来保证他们的忠诚?”

卢兰香笑道:“老实说,一开始我们也没想到这招,只是要他们把那些降者杀了,象盗匪一样纳投名状而已,但是吴地世家欺压民众多年,很多人对他们切齿痛恨,杀了还不解气,还要食肉寝皮,不仅自己这样做,还要逼着这些新降附的人做,我们发现,只有这样,才能让这些新加入的人没有后路,因为结了这等血仇,想要再投降回头,也不可能。只能跟我们一条路走到底了。”

朱超石心中恨不得一下子就把眼前这个蛇蝎美人千刀万剐,因为自己虽然没有吃人肉,但实际上不也是给这样逼得走投无路了吗?可他还是摇了摇头:“靠了这种暴力,胁迫,包括用什么天人交合仪式来利诱,都不能真正得人心,最多是一时驱使罢了,跟我们原来北府军中那同生共死的感情,是不一样的。”

说着,他一指正在浴血奋战的何无忌和他身边的将士们,沉声道:“大概能象何无忌和他部下这样舍生拼命的,也只有你们开始的那千余老弟兄了吧。”

卢兰香淡然道:“你说的很对,确实如此,所以神教后面就一直在考虑,用新的办法去培养这种绝对忠诚,不顾一切的弟子,当年在吴地,百万多的信众,也不过一千余人肯生死相随,不过五六万人,肯起兵响应,要夺取天下,这些人的数量,还是不够,所以,我们就有了另一个好办法,孤儿。”

朱超石的脸色一变:“孤儿?你的意思是…………”

卢兰香笑道:“在这个世上,人总是被各种各样无用的情感所限制,所阻拦,不能放手干大事,可以说最大的问题,就是这个家人。男人要担心自己的父母,女子要担心自己儿女,狠不下心抛弃这些无用的累赘去做大事。”

喜欢东晋北府一丘八请大家收藏:(m.shaonianshuwu.com)东晋北府一丘八少年书屋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