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介

夫人她每天都想和离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430章 离开
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架下一章

她在外间找不到沈听澜,入了内间反倒略过书桌,去床上找沈听澜了,可惜又没找到。紫黛回过头,正好与坐起来的沈听澜四目相对。

“嚯!”紫黛被吓了一跳。

沈听澜勾了勾嘴角,“过来,帮我捏捏肩。”

“稍等一下,我将蜡烛点上。”紫黛将满屋的烛火都点亮了,这整个屋子才亮堂起来。她走到沈听澜身后,手法轻柔的给她按摩,不过每次又能按到点上。

沈听澜伏案睡着不是第一次了,紫黛给她按摩也不是第一次了。她知道此时该用什么按摩手法,又按摩那处。

“姑娘,白元帅走了,刚走不久。”没按两下,紫黛又提起了自己的伤心事来。

沈听澜并不作声。

但是这并不妨碍紫黛继续说下去。这整个宅院之中,就只有她们两个年纪相仿的姑娘家。不同沈听澜说,紫黛真找不着人说了去。

而且,虽然有点尴尬。但是沈听澜话少,也不会主动嘲笑紫黛,紫黛就干脆将她当成树洞了。

“姑娘可知道?白元帅是沈魄大人派人接来的,沈悦公子告诉我,白元帅得知我们要离开,特意来给我们饯别,方才开宴,沈魄大人想来请你一同过去,但是白元帅说,你不想见他,去请只会叫你烦恼。”

说着,紫黛的语气就酸涩起来。

“白元帅待你可真好,竟还担心你去宴上会不舒服。”这么好的男人,怎么就是沈听澜的。而且,沈听澜还不在乎他。

要是换做是紫黛,她早就和白远濯过和和美美的日子去了。

“他不能在秦地久留,走了也好。”沈听澜合了合眼睛,再睁开眼时,眼中干干净净,却是一丝情感也没有的。

说出的话,也分外的冷漠。

紫黛叹息,“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
沈听澜只道:“我饿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紫黛闷声答应,又重重的在沈听澜身上按了几下,这才出去将她在后厨里温着的饭菜端过来。

沈听澜如常的用完膳食。

却……

一夜未眠。

沈魄约莫是昨日宴上喝酒喝得多了,第二日到了正午才来寻沈听澜,来时还揉着太阳穴。

“沈叔,请坐。”

沈听澜请人坐下后,又让紫黛去熬醒酒汤。

沈魄将人拦下,“不用不用,我来的时候已经喝过了。”醒酒汤又酸又苦,沈魄可不爱喝。而且他这是老毛病了,一喝酒就头痛,就是喝再多醒酒汤也没有用。

“我们入夜了就走。”沈魄有些难言,也有些歉疚。

自从沈听澜被他接回,每日不是要看那些皇城乱事,就是要缩在院子里隐藏身份。每每动身,还尽是夜间暗路,舟车劳顿,竟连休息都很难休息好。

沈听澜倒是觉得无所谓。

她早知要回皇城去,也知自己从大楚离开就注定要走上一条艰难的道路。

“对了,昨儿个故挚还给你留了样东西,托我带给你。”沈魄从怀中摸出一个檀木盒子,递给沈听澜。

沈听澜没有伸手去接。

“沈叔什么时候和白元帅那么相熟了?”她看着沈魄的眼睛问道。故挚,都称表字了,这可是相当亲近的称谓。

沈魄不是一直都对白远濯忌惮而持有他国偏见吗?怎么突然之间与白远濯的关系突飞猛进?

沈听澜想起上次密道会面,白远濯对沈魄的殷勤劲,又观如今沈魄一脸尴尬,心中烦闷。

“东西我不要,沈叔从哪儿拿来的,就还回哪儿去。”

说完,扭头便走人了,还吩咐紫黛送客。

这还是沈听澜第一次对沈魄如此冷待,沈魄抓着檀木盒子的手掌指骨紧了紧,又徒然松开。他低头看看那雕着连理枝的盒子,又放回怀中去了。

送人走后,紫黛帮着沈听澜收拾东西。

但是这一收拾起来才发现,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收拾的。上次她们搬到这宅院里,收拾了一次,那行礼里只取出来几件衣裳。如今再将衣裳装回去,也就收拾完了。

至于其他的——也就只有沈听澜这些天写的大字可以收拾了。

但是现在沈听澜就坐在火盆旁边,将写过的大字一撂一撂的往火里丢呢。

说来,沈听澜的字写得是相当出彩的,虽然是小隽,但是却有游龙飞凤之态,紫黛觉着有这样一手字,是无需再练字的。

“我练字,只为精心。”沈听澜道。她练字的习惯,还是璃月传给她的。小时候,璃月在练字想事情,她便在旁边跟着练字。

紫黛之前觉着沈听澜练字浪费时间,如今瞧着那些好看的大字都被火焚了,反倒是心疼起来了。

“姑娘写字如此好看,何故烧了?整理起来做一本字帖,想来也是许多人追捧。”紫黛向沈听澜走去。

沈听澜将手中最后的纸张也丢进火盆里,在火光的一侧对紫黛笑了笑:“我们要赶路,带着这些也是费事。”

紫黛脚步忽的定住了,她两条细长细长的眉毛结成一团,狐疑的盯着沈听澜瞧。乖乖,她家姑娘居然还会对她笑了!

怎么烧大字还能烧出好心情?

沈听澜拍拍手上的灰,起身道:“将火盆拿出去罢。”东西是她自己亲自烧的,烧得干干净净,只剩下一火盆的灰了。

到了夜间,一行人便动身了。

他们前脚刚出云蜀关,后脚秦裴派来的使臣就到了云蜀关。那使臣披星戴月,紧赶慢赶才到了边关,却来不及休息,便派自己的心腹手下在关中秘密搜索起来。

使臣自以为自己做得隐秘,可新任大将军和云家早有防备,这个消息递到了跟着父亲一起学习处理事务的云素素面前,她彼时拿着沾了墨的狼毫,走神的时候狼毫在脸上划了一道。

少女精致的妆容就变得滑稽起来,又有几分可爱。

“素素如何看?”云家主正想就此事与云素素商谈,一来他惯常爱听云素素的想法,二来这是一次可以锻炼云素素的机会。

但是没想到,以往才思敏捷的云素素,这会子居然半天没答应。

云家主一抬头,却瞧见自家女儿的憨态,即便知道自己不该笑话女儿,却还是忍俊不禁,用手放在嘴巴前略作遮挡,用咳嗽声将笑声挡去:“素素,想什么呢?墨水都沾到脸上去了。”

“啊?”云素素回过神来,用手抹了抹脸。

喜欢夫人她每天都想和离请大家收藏:(m.shaonianshuwu.com)夫人她每天都想和离少年书屋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架下一章